美国准航母抵泰 将与中国军队参加同一军演
来源:美国准航母抵泰 将与中国军队参加同一军演发稿时间:2020-03-28 05:50:19


3月27日中午,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慕荣琪身着防护服的样子

据了解,慕荣琪系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护士,2月17日请战抗疫后便推迟了婚期,随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前往武汉抗疫,直至受援医院确诊病例清零才返回绥化,进行隔离。

国际劳工组织预计多达2500万人可能因此次疫情失业,劳动者因此损失的收入可多达3.4万亿美元。然而,这些数字可能依然低估了疫情影响的严重程度。

3月16日,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想家却不能说的她,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信中写道:

2020年2月17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接到县卫健委下发组建支援湖北护士医疗队的通知后,立即在全院进行动员,不到2小时,便组建起5人医疗队。“5个人都是护士,其中,慕荣琪是心血管呼吸内二科的护士长。”康盈医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慕荣琪今年26岁,是5人队伍里年龄最大的,“积极、主动、有责任心。”

而当慕荣琪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戴上口罩护目镜后,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受,“整个人都处于密封状态,能感受到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也能看到护目镜上的雾气变成水珠。”慕荣琪说,因为防护物资紧缺,她们必须保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排,“很难受,除了身体上的,还有每天因为疫情而变动的心情。”

“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她从业已有4年,却是第一次穿、脱防护服,“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危险’,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

二、樊某,女,18岁,国内住址:北京市丰台区。该患者纽约时间3月26日从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乘坐韩亚航空OZ221航班,于当地时间3月27日16时55分到达韩国仁川机场。17时38分乘坐CA126航班(北京分流航班),于北京时间18时33分到达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全程均佩戴口罩和手套。樊某入境出关两次体温监测均无异常,在海关健康申报时患者自述有流涕、咽痛等症状,大连海关对其例行新冠病毒核酸采样后,由市急救中心转运至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排查。入院查体36.5℃,白细胞正常,肺部有影像学改变。3月28日12时,大连海关报告樊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市、区两级疾控中心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与卫生学处置。当日,市疾控中心再次对其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省级专家组评估确认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普通型)。经详细流行病学调查,该患者密切接触者均已追踪到位,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同时,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他们或许会同意,但妈妈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担心。”